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孔德峰 说法论事

一个法律人的观察与思考:自由、理性、求真

 
 
 

日志

 
 
关于我

法学博士,律师,社会评论人。如联系本人,可在博客留言,并留下你的联系方式。也可以发我邮箱:zfdxkong@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湖南临武瓜农命案的法律分析   

2013-08-01 11:08:03|  分类: 法律视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临武瓜农命案的法律分析

 

今年(2013717日上午,湖南临武县城管局工作人员在执法过程中,与该县南强莲塘村瓜农邓正加发生争执冲突,邓正加倒地死亡。邓正加的亲属指称邓正加系被城管人员殴打致死,亦有现场人指证城管人员用秤砣打击邓正加面部。次日(18日)凌晨又发生媒体所称的当地警方武装“抢尸”事件,报道称包括路人和死者亲属在内的十余人被打伤。一时间邓正加事件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处于舆论漩涡中的临武县官方迅速采取一些应对措施,先是郴州市公安局法医于18日下午对死者进行了尸检,并将提取的生物检材送往省外专业机构检验。然后于19日当地警方对涉及瓜农邓正加死亡事件的廖卫昌、袁城等6名城管工作人员立案侦查,于720日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该6名城管人员实施刑事拘留。另一方面与邓正加家属达成赔偿协议,给与89.7万元的巨额赔偿。但是事件的社会影响并未因此平息。

昨日(731日)晚间媒体报道,从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获悉,30日郴州市公安局法医根据尸体检验情况及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病理组织学检验结论综合分析认为,临武瓜农邓正加系外力作用诱发脑部畸形血管破裂出血死亡。对此,笔者拟从自己执业经验的角度出发,尝试做一些法律的分析。

从媒体公布的信息来看,对于邓正加的死因鉴定涉及两份鉴定意见书:一份是郴州市公安局法医所做的尸检鉴定(或者称报告);一份是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所做的法医病理鉴定。这和一般死亡案件的常规鉴定做法是一致的。这两份鉴定报告的意义在于,尸检报告要解决是死者受外力伤害的情况,比如是钝器打击,还是锐器所伤,依据具体的伤害后果,比如打击或者刺伤部位,软组织伤,骨折、以及脏器伤害情况等。病理鉴定主要查明死者身体自身的是否存在疾病,以及疾病在死亡中的作用。通过两者的综合判断来判明死亡原因。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还要做一个毒性鉴定,已查明是否存在中毒问题。

根据媒体的报道,关于尸检报告内容为:尸表检验,在死者头部前额、枕部、双侧颈部分别检见头皮挫擦伤和皮肤擦伤;右侧肩部、右侧背部、腰部正中检见皮肤软组织挫擦伤;右上臂内侧、前侧见皮下青紫,右肘后见点状表皮擦伤,左肘前内侧见皮肤挫伤,右侧腘窝见点状皮肤挫伤,头面部、躯干和四肢各骨无骨折。解剖检验,在死者左前额部、左颞顶部及枕部分别见三处形态不规则的头皮下出血。颅盖、颅底未见骨折。双侧额颞顶部及左侧小脑部见广泛性蛛网膜下腔出血。胸、腹及盆腔各脏器、肠管位置形态正常,无损伤。

病理鉴定报告的结论为:见死者大、小脑蛛网膜下腔广泛性出血,小脑与脑干桥延沟交汇处血管呈簇丛样排列,血管畸形、出血,周围见较多凝血块。

据此,根据尸体检验所见及法医病理组织学切片检验结论,郴州市公安局法医综合分析认为,死者邓正加头、颈、肩部等处皮肤软组织损伤程度相对较轻,为非致命伤;死者邓正加系因外力作用诱发脑部畸形血管破裂致双侧大脑额颞顶部及左侧小脑部蛛网膜下腔广泛性出血死亡。

作为普通人可能比较关心的是,根据上述结论能不能得出邓正加是否被殴打致死的结论,与邓正加发生争执冲突的6名城管是否构成犯罪,以及所涉及的罪名是什么,该如何处理等。对此,笔者认为,上述“郴州市公安局法医综合分析认为”以下的内容,包含了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非常明确的,就是邓正加头头、颈、肩部所受伤害,均未非致命伤,因此,否定了该死亡与外力的直接因果关系;第二层意思,则是说明,死者邓正加本身有基础性疾病,外力诱发该基础疾病发作导致了死亡。

那么,更进一步的说,上述鉴定结论对于6名城管是否构成犯罪,以及如果构成犯罪,其定罪量刑如何处理呢?回答这个问题,既有刑法理论的问题,也有现实实践中形成的惯例以及社会政治因素的考量。

本案的特点是被害人邓正加本人存在基础性疾病,即“脑部畸形血管”。这在法律理论上称为特异体质。对于外力与特异体质结合导致的死亡后果,在实践中存在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特异体质的人对于外力的“应激能力”比较差,在遭受外力的情况下,非特异体质的人通常不会出现的后果,但是在特异体质的人身上出现了,在这种情况下,特异体质本身不是死亡的原因,只是死亡的条件。第二种情况是,在外力的作用下,特异体质人本身的基础性疾病发作,该受害人因疾病发作而死,这种情况下,外力不是死亡的原因,而只是死亡的条件。在两种情况下,在构成犯罪以及定罪量刑上是区别非常大的。在第一种情况下,尽管被害人存在特异体质,但是外力仍然是死亡的原因,因此,可以认定构成故意伤害致死;在第二种情况下,外力只是死亡的诱发因素,则不应认定为故意伤害致死,更进一步说,如果除去死亡后果之外,外力的结果也不符合轻伤、重伤的条件,实际上连故意伤害罪也不能构成。至于是否构成其他罪名,则另当别论!

笔者在接触的第二类案件中,有些法院是以过失致人死亡追究致害人的法律责任的。还有以寻衅滋事罪追究了致害人的责任(在该案中存在致害人主动滋事的事实),也有一例是丈夫殴打妻子,妻子心脏病发作死亡,最后以虐待罪对丈夫判处了徒刑。当然,也有法院认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也不符合其他的罪名要件,因此判决无罪。

再回到邓正加案,从现在媒体公布的鉴定结论来看,认定故意伤害致死在法律上的可能性已经不大,至于是否构成故意伤害罪根据现有笔者掌握的材料还不好判断。不过鉴于本案处于舆论的中心,要判决6名城管的无罪的可能性还是不大的。因此,邓正加案的走向我判断会向两个方面的发展第一是这个鉴定结论能不能得到受害人家属的认可,以及平息社会舆论的质疑;第二个是6名城管及其家属根据该鉴定要求司法机关依法处理6名城管,甚至主张无罪,而反对司法机关基于案外因素的考虑而做出判决。

  评论这张
 
阅读(57914)|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