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孔德峰 说法论事

一个法律人的观察与思考:自由、理性、求真

 
 
 

日志

 
 
关于我

法学博士,律师,社会评论人。如联系本人,可在博客留言,并留下你的联系方式。也可以发我邮箱:zfdxkong@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首例“闯黄灯”案的是与非  

2012-04-17 14:58:38|  分类: 法律视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江海盐的舒江荣先生于2010年7月20日,驾驶轿车在黄灯时未越过停车线,但其所驾车辆越线继续行驶。该过程被监控记录。海盐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遂认定其闯黄灯,对其处罚150元。舒先生做过律师、公证员,现在又在海盐县司法局从事法制宣传教育和法律援助工作,属于法律人士,所以对于自己的事情也就很较真。他认为前述处罚无法律依据,先后针对该决定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但其主张均被驳回。(首例“闯黄灯案”被罚者称罚款无依据,2012年4月17日新京报。)

上述事件被媒体称为首例闯黄灯案,已经在社会上公开,引起热烈的讨论。而据笔者看到的材料,似乎支持舒先生的人居多,这大概源于社会公众对于行政机关、司法机关已经形成的一种不信任氛围所致。笔者也很欣赏舒先生的执着精神,这是法律人所必需的;不过,法律人除了执着精神之外,更需要理性。我们这个社会也需要理性,因此,笔者还是希望理性分析以下该案件的处罚是否有法律依据,舒先生的执着是否在法律上站得住脚。

针对公安局的行政处罚,舒先生说了三点意见:

第一点是大前提,也是一条基本的法律原则,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

第二点按照法律,不禁止闯黄灯;

第三点限制人身自由的处罚只能由法律规定。

笔者也从法律分析的角度,尝试进行分析。关于第一点,这个基本的法律原则是对的,换句话也就是说,行政机关必须依法行政,对于公民、单位施加任何处罚,均必须有法律的依据。

核心问题是第二点,笔者不同意舒先生的所谓法律不禁止闯黄灯的观点。舒先生所称的法律允许黄灯亮后可以继续行驶的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第38条。舒先生认为38条规定“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并没有说“未越过线的禁止通行”。笔者认为,舒先生的观点不符合逻辑规则,有些诡辩的嫌疑。为了准确的理解上述38条的规定,笔者将该条的全部内容进行引述,以避免断章取义:

第38条的全文是这样的:

第三十八条 (第1款)机动车信号灯和非机动车信号灯表示:

(一)绿灯亮时,准许车辆通行,但转弯的车辆不得妨碍被放行的直行车辆、行人通行;

(二)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

(三)红灯亮时,禁止车辆通行。

 (第2款)在未设置非机动车信号灯和人行横道信号灯的路口,非机动车和行人应当按照机动车信号灯的表示通行。

 (第3款)红灯亮时,右转弯的车辆在不妨碍被放行的车辆、行人通行的情况下,可以通行。

 上述第38条总计三款,我们争议的是第1款的第(二)项,而为了准确理解第(二),就必须综合分析该款的三项内容。实际上综合的看,上述三项内容规定了三种通行的情况,即全部车辆可以通行;全部车辆禁止通行;部分车辆允许通行(部分车辆禁止通行)。其中第一项是绿灯亮时,全部车辆可以同行;第三项是红灯亮时,全部车辆禁止通行。而第二项则是黄灯亮时,已经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显然未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就不可以通行,也就是禁止通行。从逻辑的规则来看,对于全部对象中部分对象的允许,就意味着对于其余部分对象的禁止,这是毫无疑问的。并且基于语言简洁的需要,对于全部对象的允许做出表述后,也就无须再做出表述。这种语言规则,在日常语言中也是属于常识性,比如,一个科室5个人上班,如果科长指明其中的三个人明天可以不上班,显然,另外的两个人也就是继续上班。而如果,按照舒先生的理解,38条第二项规定规定“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还同时意味着“未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显然是很荒唐的。

至于第三点,舒先生称限制人身自由的处罚只能由法律规定,这没有错,但是接下来他的推论却错了。因为舒先生认为,据此,通行权属于人身权,黄灯禁行,只能由法律规定。这个观点可不仅仅是错误,而是荒唐,明明法律规定的是针对人身自由的处罚,只能由法律规定;而舒先生却说成是对于某种行为的禁止必须有法律规定,这显然是牛头不对马嘴了!举一个例子来说吧,一个中学的学生守则都可以规定,不可以穿越校园的草坪。这里穿越草坪也是涉及人身自由的,但是学校还是可以规定的。什么是人身自由的处罚只能有法律规定呢?比如拘留、有期徒刑,这才是限制人身自由的处罚。而且就本案例中舒先生涉及的处罚也是罚款,也和限制人身自由的处罚不搭界。

看到本案的报道,笔者有一个很深的感慨,就是现代人的维权意识增强了是社会的进步,但是理性精神缺乏却是个消极的现象。很多人,包括媒体,一看到本案,一看到舒先生作为法律人振振有词的主张,就觉得闯黄灯是对的,而根本没有去分析法律的具体规定。这显然是个让人值得反思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20292)|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