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孔德峰 说法论事

一个法律人的观察与思考:自由、理性、求真

 
 
 

日志

 
 
关于我

法学博士,律师,社会评论人。如联系本人,可在博客留言,并留下你的联系方式。也可以发我邮箱:zfdxkong@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公车私用坠亡,政府买单太荒唐!  

2012-02-27 21:15:20|  分类: 法律视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笔者一看到下面这则报道,第一感觉就是荒唐:首先是原告竟然能提起诉讼——荒唐!其次,法院竟然只支持了原告的诉讼——尤其荒唐!

且看基本案情:

张文新,系云南省寻甸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其妻李冬梅系东川区落雪矿人。1983年,李冬梅之母逝世,埋葬于东川区落雪矿大桥地。当时,由于开发铁矿需要修建矿区公路,张文新岳母的坟墓需要搬迁避让。为此,张文新于2009年3月30日依程序向单位领导书面请公休假4天(3月31日至4月3日),并按有关公务用车管理规定要求,使用县人大机关的本田越野车,去东川区处理搬迁岳母坟墓事宜,并按规定向单位支付燃油费。

2009年3月31日,张文新在公休假期间,经单位领导批准,驾驶单位车牌号为云AFP238的“思威”牌越野客车,由寻甸县前往东川区因民镇落雪矿为岳母迁坟,同车载乘李冬梅、朱恒志、曹加许、胡存德。 当天上午9时30分,张文新驾车以每小时约49公里的时速,由东向西下坡行驶至东川区汤丹镇同心村附近路段时,车辆驶离路面,翻坠于道路北侧90.8米外的村子便道上。张文新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事故造成李冬梅(女,寻甸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副局长)、朱恒志(男,东川区矿务局汤丹矿退休职工,李冬梅的二姐夫)2人当场死亡,胡存德(男,寻甸县仁德镇东发社区居民)和曹加许(男,寻甸县仁德镇东发社区居民)2人受伤。后经公安机关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张文新负事故全部责任,其他伤亡人员无责任。

对于上述交通事故,张文新之子张鑫认为,父亲所在的单位寻甸县人大应承担赔偿责任,因为要求被寻甸县人大拒绝,遂将寻甸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告到法院,索赔李冬梅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赡养费、食宿费及精神抚慰金36万余元,其中包括精神抚慰金1万元。(见搜狐新闻2012,2,27县人大副主任驾公车3死2伤 被判获政府赔偿34万)

对于这起交通事故,笔者是在找不出能支持原告诉讼请求的合法依据。由于本案张文新系办理自己私事,因此,肯定算不上职务行为。从张文新与单位的关系看,既然不是职务行为,那么唯一发生关联的是张文新驾驶的是单位的车辆,那么仅仅因为单位出借车辆,就认为单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吗?笔者以为,显然这是不够的。在借用车辆发生交通事故问题上,属于一般侵权责任,承担责任的基础是要看借用人是否有过错,如果借用人有过错,则承担责任,否则不承担责任。从本案来看,有疑问的是公车私用是否合乎相关规定?但是即便不符合规定,也不能认为该违规借用行为属于导致交通事故的过错。因为从禁止公车私用的目的来看,其不是为了防止交通事故,而是为了防止私人占用公共资源。借用车辆所导致的交通事故的责任,只能指这样的过错:即将车辆借给了不具有驾驶资格的人。上述报道没有披露张文新是否具有驾驶证,但是从原被告双方都没有提到这一点,尤其是原告没有提到这一点来看,笔者推断张文新应该是有驾驶资格的。(如果张文新没有驾照,那么这对于原告索赔是非常有利的,相信原告的律师不会不重点提及)。如果笔者的推断成立,那么,车上李冬梅的死亡赔偿就只能由张文新承担,和寻甸县人大没有一毛钱关系!

笔者注意到,原告的律师提出不适用侵权法的规定,而应该适用交通安全法第76条规定。这个主张从法律的观点来看是很低级的错误。虽然侵权责任法颁布时间晚于本案的发生,但是绝不意味着侵权责任法颁布之前,我国没有侵权法的相关规定。事实上,此前不但有民法通则有关侵权责任的一般规定,还有相关的司法解释,不存在无侵权法可以适用的问题。至于交通安全第76条所规定的内容根本是适用于本案,以此为依据主张权利,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上述76条规定是主要规范机动车与机动车相撞,或者机动车与行人相撞发生的责任问题,不涉及自己驾驶导致伤害。)应该说被告寻甸县人大的抗辩是有相当充分的法律依据的,该抗辩认为:1。张文新作为县人大工作人员,在张文新公休期间,单位将公务用车借给他到东川区处理为岳母迁坟事宜,处理个人私事,是单位对工作人员的一种关心和照顾,也属人之常情,事故发生是张文新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所致,张文新是直接侵权人,应由他承担赔偿责任。由于张文新不幸身故,应由他的法定继承人在所继承份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李冬梅也属车辆受益者,应对此事故承担赔偿责任。2。张文新虽然开单位车辆办私事,但他的行为不属于履行职务行为。3。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借用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所有人只有在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才承担相应责任。4.。位将车辆借给张文新不存在过错,也不存在未尽管理上的义务,迄今为止尚未有法律法规规定单位不准借车辆给单位工作人员使用。

然而荒唐的是,该县法院竟然从“张文新系寻甸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干部,他所驾驶的云AFP238‘思威’牌小型越野客车属寻甸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所有。张文新在公休假期间,单位批准他驾驶该车从事与职务无关的活动发生道路交通事故,致李冬梅在事故中死亡”中得出“寻甸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未尽到管理义务,应对李冬梅在事故中死亡这一损害后果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结论,可谓一个专横至极的判决了!

笔者从事法律实务的经历,常常感受到中国审判人员的不讲法律,不讲道理,以及不讲逻辑!上述案例可算是有一个典型的例证吧!开公车办私事,出了事还得公家承担后果,尽管败诉的是“人大”,可是既然掏腰包的是国家,而受益者却是国家公务人员,所以,这个判决虽然荒唐,也是不会遇到多少行政干预的吧!也许是皆大欢喜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202)| 评论(10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