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孔德峰 说法论事

一个法律人的观察与思考:自由、理性、求真

 
 
 

日志

 
 
关于我

法学博士,律师,社会评论人。如联系本人,可在博客留言,并留下你的联系方式。也可以发我邮箱:zfdxkong@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超生教授告计生委:几分严肃,多少荒唐!  

2011-01-13 14:36:16|  分类: 时事乱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道杨支柱教授,就是因为他超生的事儿。记得当时网络上有篇杨教授卖身交罚款的帖子,是杨教授自己制作的。我在百度上搜了一下,知道杨教授叫杨支柱,是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系的副教授,有律师资格。因为撰文多篇反对计划生育政策,并且以实际行动超生,并且拒绝缴纳社会抚养费,被视为计划生育政策的“钉子户”。

今日,又有媒体报道,杨教授针对北京市海淀区计生委要求其缴纳24万元社会抚养费行为,向海淀区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要求法院撤销海淀区计生委的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根据媒体的报道,杨教授的观点包括两点,其一是认为海淀计生委认定他“违法生育”错误。杨教授认为,我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虽然规定“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并未规定“强制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而且相关法律法规中都没有“违法生育”这个词。其二是认为征收社会抚养费缺乏法律依据。对此,杨教授的观点是,计生委向他征收“社会抚养费”虽然在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上有依据,但并未纳入行政处罚的范围,因此在法理上完全说不通。

根据笔者的理解,杨教授的上述两个观点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有些玩弄文字游戏的嫌疑。就杨教授的第一个观点看,我觉得他有意的回避了法律对于他不利的规定,属于断章取义。杨教授所引述的法律规定属于《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18条,该条完整的规定为: “国家稳定现行生育政策,鼓励公民晚婚晚育,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条件的,可以要求安排生育第二个子女。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其常务委员会规定。”也就是杨教授引用了该条的前半段,而回避了该条的后半段。而根据后半段的规定,只有“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条件”,才可以要求生育第二胎。换言之,如果不符合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条件,那么就不能生育第二胎,就是违法生育。至于杨教授说相关法律规定都没有“违法生育”这个词,从而否定自己超生违法,就有点诡辩的味道了。因为根据上述法律规定的条文,已经完全可以得出它属于违法生育的范畴。更何况《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41条明确规定,“不符合本法第十八条规定生育子女的公民,应当依法缴纳社会抚养费。”所谓“不符合本法第十八条规定”,与“违反本法第十八条规定”在意义上有多大区别呢?至于说,由于行政处罚法并未涉及社会抚养费问题,所以,计生委征收社会抚养费就在法理上“完全说不通”。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杨教授的意思是社会抚养费应该属于行政处罚的范围,因此,应该纳入行政处罚法调整的范围。但是根据目前对于社会抚养费的性质的观点,一般认为,其属于行政收费的范围,不属于行政处罚。并且正因为行政处罚没有包含社会抚养费,这更说明适用《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规定与行政处罚法的规定并不抵触。

因此,笔者认为,杨教授从法律的角度针对海淀区计生委的行为的批评,实际上在法律的范围内是不成立的。作为知名学院的法律系教授,笔者相信杨教授对此也是非常清楚的。因此,笔者更愿意认为杨教授此次提起对于海淀区计生委的行政诉讼,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也就是表达他对于目前国家计划生育政策和相关法律制度的反抗。而杨教授之在网络上引起众多的支持,也可以说他的观点是代表了一部分社会公众的意见吧。从这意义上说,笔者认为杨教授的起诉,也是一种观点的表达,是一种严肃的行为。

不过,作为一个法律系教授,一名律师,用自己的实际行为(超生)否定目前尚且合法生效的计生法律规定,在笔者看来是违反了法律人的基本职业伦理的,就此点而言,杨教授的超生行为及其辩护行为,又显得有些荒唐了。

信仰法律,尊重合法有效的法律规定的效力,这是一个法律从业者的基本伦理道德。当然,现实的法律绝非是完美无缺的法律,因此,根据实践的需要,为了公平正义的理念,现实的法律也应该是不断修正、改进的。法律人批评法律、呼吁并参与社会活动以促进修正法律的缺陷,也是法律人的神圣责任。但是这种批评、呼吁和参与社会活动促进修法,是以法律人尊重法律的权威为前提的。在即便是包含缺陷的法律规定没有修正之前,法律人的伦理道德要求法律人必须是法律规定的模范遵守者。如果身为法律从业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思想观念、情感好恶好恶,而不是法律规范的要求,去自行其是,那么法律的权威也就无从树立;如果人人效仿,各以自己的思想观念、情感好恶,而不是法律规范的要求,去自行其是,那么法律的秩序也就瓦解冰消了。

由于缺乏法治国家的传统,中国的法治社会建设本来就面临很多的障碍。这些障碍有些来源于权力的滥用,有的来源于社会法治意识的缺乏。而最具有诱惑力和破坏力的是以弹性的正义诉求,来越过法律的刚性约束,这是中国转型社会阶段法制建设面临的最大风险。十年文革中的灾难、罪恶,有多少不是以革命的名义,高举正义的旗帜来完成的。很不幸的是,杨教授以自己的超生行为挑战他自认为不合理的计划生育制度,并引起很多人共鸣,就属于这一类事件。更不幸的是,杨教授自己就是法律职业者。

写到这里,笔者忽然想起台湾前“司法部长”王清峰的旧事来:

王清峰是马英九任命的前“司法部长”,这位“司法部长”因为认为死刑是不仁道的,因为利用部长的权力,拒绝签署执行死刑的命令。为此,引起台湾社会轩然大波。最后,王清峰为了观点辞去了其部长的职务。

笔者很敬仰王清峰对于自己观点的忠诚,但是,也反对其利用职权公然违抗台湾的法律制度。因此,她的辞职是应该的。因为,其司法部长的身份要求她只能选择忠于法律,而不是自己的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137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